🔥www.00138138.com_腾讯大浙网

2019-09-21 08:59:31

发布时间-|:2019-09-21 08:59:31

“动脉夹层,破了。我小心地用盐水边冲边揭,我怕患者疼,怕我暴力揭开会损坏刚长出来的新鲜肉芽。“他低声说。“我才工作,您怎么不去找那些高年资的医生啊。”那时候的我真的就是这么回答的。那个时候我恨啊,为什么老天对他如此不公平?真是雪上加霜啊。两天后,我对自己的决定开始后悔了。然后便是我21天21夜没有离开医院的陪伴。患者的儿子没有任何的质疑和责怪,只是默默地说了一句:“我再去找钱。出院时候怎么没换个药再回来啊?“我问患者儿子。

“大面积的烧伤,我们治不起了,想回咱们医院住院,我没太大的要求,治成什么样我都能接受。我看到他能慢慢地自己坐起来了,身上有些力气了。之后的三天,我一直守在他身边一个小时我就过去看看他,测测体温,观察生命体征,看看创面的情况。患者入院第40天那天护士给我打电话说老汉出事了。

”问我的人是一位30岁左右的男性。

我出去买了个苍蝇拍和许多苍蝇贴,每天我又多了一件事——打苍蝇。烧伤后感染引起的发热是致命的,这代表着患者已经全身有感染的出现,如果控制不住,患者会因为感染性休克而死亡。这是他第一次换药,光是换药就用了整整4个小时。我疯了一样跑到他的病房,他痛苦地“啊,啊”叫着,眼睛一直看着我,眼神里好像在说“救我,救我......”后来经检查: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(量少)。还有一点,我估计没人愿意和他一个病房。

三天后,患者再次高烧:纱布有绿色的渗出。

那时我记得,患者的儿子天天给我们拿煮棒子、黄瓜、丝瓜。

“哦,过来看看。

患者入院后一个月:他自己可以扶着墙慢慢地走了,我们看到了希望,我觉得只是时间问题,他的命保住了。

那天开始,随着渗出的减少,换药变成了2天一次。

”我听着他的讲述,看着他泛红的双眼。

接下来的两周:每隔3天换一次药,因为渗出在减少,换药时候我的动作更轻了,怕刺激产生疼痛加重颅内的出血,我期盼着患者颅内的出血不要再增加,快点吸收。

接下来的两周:每隔3天换一次药,因为渗出在减少,换药时候我的动作更轻了,怕刺激产生疼痛加重颅内的出血,我期盼着患者颅内的出血不要再增加,快点吸收。

“语气中带着几分责备和哀怨。取分泌物培养,结果让我悬着的心落了下来,不是绿脓感染。

患者儿子背来了一只剥好皮的羊送给我,那是我第一次收礼,我收下了。他更瘦了,一眼就认出了我,他面部烫伤的创面我还依稀记得,他躺在抢救室的床上,儿子在一旁也认出了我。

他蹭地站了起来,眼神里充满着无法表达的感激,我看到他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。

患者入院第40天那天护士给我打电话说老汉出事了。

“您讲。